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27th Apr 2012 | 一般 | (3 Reads)
就這樣,習慣了如常卻又難以重疊的相望,不知時間還會怎樣流淌,這些被遺忘在春分的思量,消融,是浸透的飽滿還是風乾的憂傷。 ———題記 不會就這樣輕易地走過,季節同樣放不下屬於自己的顏色,我就喜歡這樣的性格,不被看穿,不能錯過,給你的感覺總是不忍,卻又不想逃脫。一場春意,竟是一場轟轟烈烈的執著,大地的乾澀與風中的散亂,安靜的如今晨的睡姿,沒有鳥兒爭吵,沒有雪花喧鬧,就一抹淺淺的笑。 看不穿的晶瑩下面,藏有多少生命的呼喊,我期待著慢慢走進視線;黑白分明的遠山,從我腳下綿延,這是從來不會老去的容顏。悲喜是自然的枯萎與重生,或者是心念的瘋長與無言,都會看見,但與你我無關。不能走出紛繁,就悄悄習慣紛繁,只要給自己留下一片雲天,或是一個角落,就像在春天停靠的飛雪,是冬留給自己最後休憩的暖。 昨天深深的足跡,今天淡淡的印痕,都是不會改變的行程。陽光走出了浮雲,是在召喚生命走出心門嗎? 乾淨的空氣,包裹著行走的靈魂,因為清醒,所以忘了分寸。我看見,就這一行刺槐,在山坡上長成風景,我想我就是其中最不起眼的一棵,但會是離風最近的枝幹;我看見,就這一群雀兒,在纜線上站成永恆,我想我就是其中最不會鳴叫的一個,但會是最早來過的身影。呵呵!我會不會那麼安靜! 想著我的兩窗花枝就要幻化成葉,想著我的多情春雨又要潤物無聲,想著我的連翹將又要一樹花雨,在春天就想看見笑容。 為這些停靠在眼中的落白歡欣,生命在這裡踏上歸程,是溫暖被喚醒;為這些散落在風中的塵埃喊停,無助在此刻擁入懷中,是影子不再飄零;為這些綻放在枝頭的色彩尋夢,猶豫在這裡看見風景,是清風吹醒了眼睛。 憩雪別春意, 冷枝無言, 儘是多情句。 幾許風塵百千里, 碧玉墜成淚。 輕綠遠, 木如玉, 曉聲何以綴, 一樹花雨。 熟悉,不是往昔;陌生,仍在流年。 文章來源:麥田里的守望者 |中法埃菲時裝設計師學院 | 吳治英的部落格 |White House Briefing | 雌狐 |﹏彭麼囡° | 赫連勃勃大王的BLOG |足跡 | 顧輝的BLOG |蕭三郎:關係萬千重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