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3rd Apr 2013 | 一般 | (5 Reads)
一張薄如蠶翼的日曆,在“立春”那天翻過,春就花枝招展了。 春天,一個詩意的名詞。春天在哪裡?禁錮了整整一個嚴寒的世界,開始奔騰起尋找春的腳步聲。但凡呼吸著裸露著的生命體,都蠢蠢欲動。生機勃勃的春,無處不在。春天景色宜人,處處皆入詩境。漫步古詩百花園,奼紫嫣紅、爭奇鬥艷、繁花似錦,令人目不暇接、流連忘返。隨意採擷幾朵,慢慢品讀,不知不覺已陶醉其中。 春在庭院最深處。“一夕輕雷落萬絲,霽光浮瓦碧參差。有情芍葯含春淚,無力薔薇臥曉枝。”北宋詩人秦觀的《春日》著眼雨後春景。你瞧,雨後庭院,晨霧朦朧,綠瓦參差,春光秀媚;芍葯帶雨含淚,如少女含情脈脈,薔薇靜臥枝蔓,嬌艷嫵媚,恰似一位宮廷仕女。遠近交替,動靜交融,情致雅典,隨意點染,參差錯落。好一幅清新婉麗的雨意春圖,不禁讓人憐愛不已。 春在碧空紙鳶上。“草長鶯飛二月天,拂堤楊柳醉春煙。兒童散學歸來早,忙趁東風放紙鳶。”清代詩人高鼎的《村居》生動地描寫了春天裡的大自然,寫出了春日農村特有的明媚而迷人的景色。二月裡,草長鶯飛,陽光明媚,楊柳梳妝著長長的髮辮,美麗的倩影倒影在清凌凌的河水中,好像被美好的春色陶醉了。無邊的田野裡,一群活潑可愛的兒童,在微風中,把一個個精緻的風箏放飛在藍天上。他們的歡聲笑語在青翠的麥田間迴盪,使春天更加富有蓬勃的朝氣。 春在清澈小溪裡。“陰陰溪曲綠交加,小雨翻萍上淺沙。鵝鴨不知春去盡,爭隨流水趁桃花。”這是宋代詩人晁沖之的《春日》。小溪明淨,細雨濛濛,鵝鴨嬉水,桃花隨波而漾。眼前美景,歷歷如在目前,令人悠然神往。無奈,春已去盡,鵝鴨不知,歡叫追逐,無憂無慮。凡塵人間,時光荏苒,既知春來,又知春去,落花雖可追,光陰不可回。 春在窈窕柳梢間。高高的柳樹碧玉妝飾,翠綠晶瑩,宛如名貴的寶石。柳枝輕拂,自然垂直,輕盈柔美,猶如絲帶。柳葉精巧細緻,形態萬千。世間哪有如此妖嬈嫵媚的女子,是誰有這樣的袖珍手法,來描繪裁剪這麼綺麗的衣裙?當然是二月的春風,它是一把神奇的魔法剪刀。這“剪刀”裁製出嫩綠鮮紅的花花草草,給大地換上了新妝。的確,“碧玉妝成一樹高,萬條垂下綠絲絛,不知細葉誰裁出?二月春風似剪刀。”賀知章的剪刀正是春天自然活力的象徵,是春天給予了人們美妙的啟示。 春在啾啾鳥鳴中。“留連戲蝶時時舞,自在嬌鶯恰恰啼。”這是黃四娘家門前的黃鶯聲聲鳴唱。“春眠不覺曉, 處處聞啼鳥。。”孟浩然的春夢了然無痕。最幸福的睡眠就是自然醒來,窗外,到處是鳥的身影,到處是鳥的歡笑。杜甫草堂邊,新綠的柳枝上有成對黃鸝在歡唱,一派愉悅景象,有聲有色,構成了新鮮而優美的意境。“兩個黃鸝鳴翠柳,一行白鷺上青天。”鳥兒成雙成對,呈現一片生機,具有喜慶的意味。白鷺自由飛翔,姿態優美,自然成行,晴空萬里,一碧如洗,色彩鮮明,圖層跌宕。心情好,一切都美不勝收。 春在詩句裡甦醒了。一切都充滿了希冀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