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
| 8th Apr 2013 | 一般 | (4 Reads)
窩在開遠的小旅館,我有些悶了。也過了常規吃午飯的時間了。8點多,夜幕已經降下,鎖上房門,開始在燈火逐漸亮起來的商業步行街青年路晃蕩起來。 好多燒烤攤已經開始活起來,燒烤架子上的炭火已經通紅通紅地映襯起夜色來。可是,我卻沒有興趣去湊熱鬧。喝粥是忽然冒出來的一個想法,一般正餐的時候,我很少會選擇喝粥,可能是無形中受到小時候農村裡“有一碗米就不吃稀飯”這句話的影響吧。 我蟄進了一個窄窄的巷子口,走到小餐桌旁,抓起一張餐單沒心沒肺地看起來。經過簡單篩選,我點了一碗苦菜牛肉粥。年輕的老闆娘,很快給我準備粥去了,她老公在路邊照顧著剛剛學會走路的兒子。有小小後悔,因為準備粥比較花時間。但是轉念又想,我現在最多的就是時間,反正還不能確定什麼時候能見到等的人。看見桌子上有一本雜誌,一看雜誌就是我平常不大願意翻看的書,有點寂寥的我,還是拿起翻了翻。想不到,還翻到一篇梁實秋先生的《烤羊肉》的文章,我打算藉著這篇文章的感覺,醞釀一下吃東西的情緒。剛看了幾個字,帶孩子的年輕男人走到我旁邊跟我說店裡沒有牛肉了,問我可不可以換成苦菜豬肉粥或者苦菜雞肉粥。 一聽心裡忽然起了小小的疙瘩,本來很想吃牛肉。可惜吃不到了,本來想選苦菜豬肉粥的,可是聽年輕男人說到豬肉有點肥肉,馬上放棄了。我是一個比較怕熱的傢伙,在這個比較濕熱的城市,很怕吃到油膩的東西,所以最終妥協選擇了苦菜雞肉粥。接著品讀梁實秋先生描述自己在青島四年如何牽掛烤羊肉,如何對烤羊肉垂涎欲滴。看完這篇短小的文章,想不到,老闆娘已經端上了為我準備好的苦菜雞肉粥。更意想不到的是,老闆娘還附送了好大一碟涼拌香椿。光是接受了這點小恩惠,我已經消除了先前因為換粥而產生的碎碎念。慣性思維,怕粥太燙,迫不及待,我先對這滿滿一大碟香椿開刀了,大大挑了一羹匙香椿送進嘴裡嚼起來,涼涼的、脆脆的、香香的,真舒服!交替著,我也舀了一小湯匙粥試探性地送進嘴裡,根本不是我想像的那麼燙。碎段的苦菜莖,還是很脆,略微的苦澀味還在,粥裡的雞肉,並沒有像粥米一樣已經沒有形狀了,而是小塊小塊的,很有嚼頭。平常不喜歡吃瘦瘦雞丁的我,這次卻欣然接受了它。一碗粥,驅散了先前的沒心沒肺,取而代之的是,吃得小心翼翼,這時的我似乎有了品味苦菜雞肉粥的派頭。說實話,平常吃飯都有些狼吞虎嚥的我,這會兒,吃一口,就會像個老私塾裡面的教書先生一樣,念上一段美文就搖頭晃腦起來。年輕男人抱著孩子,在隔壁桌子,擺了一大碗米線和一盤炒瘦肉吃了起來,過了一會兒,老闆娘也牽著兒子,坐在我這張桌子的對面吃起了她自己的那碗米線。可是很快,年輕男人就端著碗筷,坐到了我對面,和妻子、孩子一塊吃起來。真想不到,扣除等待老闆娘為我準備粥的時間不算,我喝一碗粥用了40多分鐘。 雖然沒有像南方黑芝麻糊廣告裡面那個孩子一樣,把碗舔了又舔,但是,我的確把粥和香椿吃了個精光。起身離開的時候,想不到,坐我對面正在吃米線的年輕男人,衝我微微一笑,我也回了他一個微笑。清明過後的這個週末,在一座還沒有等到要等的人的小城市,這個晚上我有了春風沉醉的感覺。作為飲食男女的我,不奢求錦衣玉食,一碗苦菜雞肉粥和一碟涼拌香椿已經讓我舒心了。